李特儿汉桑

江间一斛月,拂却半身尘。
头像本人,高三狗了解一下
文粮段子重度依赖症患者 /没动力的高中狗 /叶修楚轩亲娘
今天依旧只能用老人机 /今天依旧只能在纸上自产粮自吞

[微喻黄叶]古短段子

发出不想学习的哔哔的短打
————————————-


“对不起。”


叶修搀了搀靠在他身上正昏迷着的黄少天,微微垂下头,额发遮挡着眼底翻涌的情绪。


他不该避的。这一避,就输了。


何况是避不了的。避什么呢,怎么避呢。


避得过什么呢?


曾经沧海罢了。


吹来淡色薄桃,洒洒扬扬,三人的头都仿似染白了。叶修搀着黄少天,咫尺之外的喻文州竟看不清他的侧脸。


这雪下得好啊——


多干净。


天地其实只容得下他一人。


他想起千波湖上厚冰积雪,冰下千万丈深渊,葬了无数人。


还有一线峡谷、清风绝崖……


没有一个善终。


——这也是他的结局。


也很好。


——


可是——


“我爱你。”


他应是这样含着笑,鬓裁风流骨,眼波逐桃花。


可桃花纷扬,香帘红雨,已彻底掩没远去的二人。


输的是他。

评论

© 李特儿汉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