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特儿汉桑

江间一斛月,拂却半身尘。
头像本人,高三狗了解一下
文粮段子重度依赖症患者 /没动力的高中狗 /叶修楚轩亲娘
今天依旧只能用老人机 /今天依旧只能在纸上自产粮自吞



(其实是贺文的设定图,而贺文还在鸽的路上)

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emmmmmmm贺图没想到肝了快二十分钟,还没画完整,哭了。

黄少20180810生日快乐!!!!!虽然鸽了你的贺文,但是有贺图补上啊!!比之wjx好多了(揍

啊……近来水准又低了一个新档次

勾线废狗一只。

画风多变如我

打备忘录的时候被父上大人看到,为了让他不误会我在玩手机,不得已给他看我码的草稿,等手机拿回来看到页面停留在“王杰希操你妈!”emmmmmmmmmmm天台见

以为只到了彩蛋游戏的我…!!!!居然一下子到了这么多书!!!书包都快装不下了qwwwq

就在想7月6号这个日期怎么这么耳熟emmmmm……

生贺还在本子上还没码到手机上,今天下午最后两场理科考试裸考完才有空吗emmm……实在不行只好写小作文再画个小头像给吾王了qwq

到的好快啊!!质感还不错

[微喻黄叶]古短段子

发出不想学习的哔哔的短打
————————————-

“对不起。”

叶修搀了搀靠在他身上正昏迷着的黄少天,微微垂下头,额发遮挡着眼底翻涌的情绪。

他不该避的。这一避,就输了。

何况是避不了的。避什么呢,怎么避呢。

避得过什么呢?

曾经沧海罢了。

吹来淡色薄桃,洒洒扬扬,三人的头都仿似染白了。叶修搀着黄少天,咫尺之外的喻文州竟看不清他的侧脸。

这雪下得好啊——

多干净。

天地其实只容得下他一人。

他想起千波湖上厚冰积雪,冰下千万丈深渊,葬了无数人。

还有一线峡谷、清风绝崖……

没有一个善终。

——这也是他的结局。

也很好。

——

可是——

“我爱你。”

他应是这样含着笑,鬓裁风流骨,眼波逐桃花。

可桃花纷扬,香帘红雨,已彻底掩没远去的二...

【all叶】奉天刀行•一(古风江湖)

引子


叶修有一把快刀,封喉不见血,便是于无声中取人性命。

是谓奉天刀行。

00
-
——的确是极快的一刀。

乍起白线连丝般,划出一道蜿蜒的弧月,冷芒一闪而略。

刀是好刀,削颈如切片,连一滴血也不曾溅得;拿捏着分寸手起刀落的也是奇人,那般快的起手,颈项之上还堪堪留得纤纤一层薄皮未断连着头颅。

手一落,刀仍提在手上,黑色布袍翻着卷,朦胧的月光隔着窗照不清来人。

01
-
忽地亮起了明火,望去一室之内围下一行人,有打着火折子的,也有捧灯的,都望着贴窗而立的黑衣蒙面人按而不动。

黑衣蒙面的叶修抬了抬空的那只手,率先开口: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没杀他,他人都还没倒。”

一行人中便有一人发出一声不明冷哼,这人的站位便显出...

存稿了……

1 / 3

© 李特儿汉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