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特儿汉桑

江间一斛月,拂却半身尘。
头像本人,高三狗了解一下
文粮段子重度依赖症患者 /没动力的高中狗 /叶修楚轩亲娘
今天依旧只能用老人机 /今天依旧只能在纸上自产粮自吞

【all叶】奉天刀行•一(古风江湖)

引子


叶修有一把快刀,封喉不见血,便是于无声中取人性命。

是谓奉天刀行。


00
-
——的确是极快的一刀。

乍起白线连丝般,划出一道蜿蜒的弧月,冷芒一闪而略。

刀是好刀,削颈如切片,连一滴血也不曾溅得;拿捏着分寸手起刀落的也是奇人,那般快的起手,颈项之上还堪堪留得纤纤一层薄皮未断连着头颅。

手一落,刀仍提在手上,黑色布袍翻着卷,朦胧的月光隔着窗照不清来人。


01
-
忽地亮起了明火,望去一室之内围下一行人,有打着火折子的,也有捧灯的,都望着贴窗而立的黑衣蒙面人按而不动。

黑衣蒙面的叶修抬了抬空的那只手,率先开口: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没杀他,他人都还没倒。”

一行人中便有一人发出一声不明冷哼,这人的站位便显出其在这一行人中的尊重地位,不在最首却在最正中。

就见此人放下抱胸双臂,斜拉一大步去,猿臂一挥却是推出一拳,拳风虎虎正对当中早已没了生息的可怜人。

头颅应声骨碌碌滚落。

那一行人中不乏面露诧色之人,当中一人,方才是站在出拳之人身侧的,雪袍蓝绦,面色最为沉静,却道,“是古法。很宗正——刀也多半是绝品。”

“小兄弟很识货嘛。”叶修扬一扬手中刀,隔着蒙面黑巾道,“我的刀上没血喔,人不是我杀的。”

就听雪袍青年身边立着一位蓝衫青年道,“刀既是绝品好刀,血过无痕、片滴不沾,自然也是不足为奇的。”

叶修挑起一边眉,正要开口时,那头又有墨竹衣衫的青年人道:“那么依肖兄之见,此刀如何品评?”

被点名者摸了摸下颔,正是先前开过口的蓝衫青年,名讳肖时钦的,手下掌着雷霆全门,而江湖众人都知雷霆门人皆熟识天下兵谱,肖时钦一派掌门,此中造诣更不必多言。

“绝无仅有。”

叶修故作了然,“好一个肖掌门。”

竹衫青年一笑道,“那么刀客呢?”

“自是,绝世难觅!”

随着这一声断喝声起,一双拳破风袭来,却是方才挥出一道凌厉拳风的人,此时架出一双实实在在的铁铸之拳——烈焰红拳韩文清!

“真没意思……”叶修小声嘟囔着,斜跨云步,拧身起手一记银光落刃,恰格下韩文清一拳。“喂喂,搞什么呢,君子动口不兴动手啊!”

韩文清不理,出拳更是一招比一招猛厉。而一旁肖时钦却还在道:“天下名刀,莫出双鬼四轮天舞、红莲天舞,但此二刀均非常刀,各有奇诡,不合常形。而若论一般刀制,恐怕不出此刀之右。”

众人都知“此刀”指何。

“哈!”突兀地一声豪迈大笑,有人接道:“好!有意思!”恰此时韩文清一拳未中滞于黑衣的叶修之后,一道暗红身影一跃而出,乍现白芒如慧,竟是一记重剑出手。

“葬花孙哲平,小子报上名来!”

叶修嘿笑,叫道:“无名小卒罢了!今日不巧,改日再会过!”说着翻窗就要走。

开玩笑,肖掌门在此,门外必有肖时钦亲布阵法,谅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敢硬闯。

而孙哲平在此,即便闯过了门外这一关,楼下必有百花流星弹好生候着他!

叶修料到近两个月余犀利出手还是惊动了这帮家伙,倒是没想到这些人能这么快聚起来合作。


他隐隐感到当中已有人将他的目的行踪摸得差不离了,此时想要脱身,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但门内几个就没一个是好惹的。别看有两人或雪纹袍、或墨竹衫,一派书生儒气,俩人分别是霸图副掌门、蓝溪阁阁主,他俩个武学虽不称顶,在这儿却是作缓兵之计。叶修也是谙熟此道之人,便是想也不想就翻窗跃出。

“唰唰!”

自下而上,迎面一枚银箭破空!



——————————————————————
坑还是开了,控几不住我的手!!!
啊写得好烂。

评论(2)
热度(13)

© 李特儿汉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