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特儿汉桑

江间一斛月,拂却半身尘。
头像本人,高三狗了解一下
文粮段子重度依赖症患者 /没动力的高中狗 /叶修楚轩亲娘
今天依旧只能用老人机 /今天依旧只能在纸上自产粮自吞

【粮食向】诊药杂记

*有毒,可能有欧欧西。


00.


“我跟你讲微草中药堂迟早关铺。”


黄少天正襟危坐,十分严肃地对叶修如此说。


01.

叶修把手中一块五一支的圆珠笔在桌子上敲得贼拉响,试图盖过黄少天日行一例的瞎逼叨。


“你有这闲工夫担心人家怎么不去多帮你们喻手残做点事儿。”


黄少天拍桌,“我这是担心吗!我这是分析情势!情势!知道什么叫情势吗?王杰希要真关铺走人了我还亲自给他放八排发礼炮送行呢!”


“那还真是谢谢您。”


叶修和黄少天一块转头,王杰希一身旧灰色长衫,倒真有晚清民国老师傅的意味。他提了提手中二手伪青花茶壶给两人看,开口淡淡的,“煮多了,尝一尝?消暑。”


说暑其实算不上。五月初春刚过,天气不是闷就是晒,说热又没真到要开空调的时候,着实让人烦躁。


黄少天二话不说接了一杯,叶修在一旁笑呵呵地转着笔,黄少天一杯灌下去了也没去接王杰希的 杯。


“噗!!!”


这是没吃够教训啊。叶修啧啧摇头。


“我|艸!这他妈什么玩意儿啊啊啊喔日苦死我了靠靠靠靠靠……”


叶修满头黑线地看着自己被黄少天喷得惨不忍睹的诊桌,“喂喂你往哪喷啊大哥……”转头瞪着王杰希,“又是黄连汤?”


王杰希一摊手,“还加了白茅根,性甘的,以为能中和一下。”


叶修继续黑线,“你还真把我俩当试验品,还好哥没上当。”


王杰希不置可否,一提茶壶转身就准备跑路。


被把胆汁都呕出来、脸色惨白的黄少天拽住了。“王杰希你干完坏事还想跑!你个记仇玩意儿我不就多说你家铺子两句,至于这么整我吗!”


“呃。”


黄少天拽着王杰希的领子,由于比人矮了小半个头,在叶修看来有点儿滑稽。“你呃什么呃,你就说吧你什么意思,反正我大蓝雨大药房和你家微草中药堂 不对付也不是一两天了!”


王杰希微低头看了眼黄少天手里自己的领子,反应淡定,“你先松手,我有点热。”


叶修适时递过一杯茶来,“消消热消消热。”


“……”


怎么味儿有点儿熟?


02.


王杰希绝对是看起来老成,实际上皮起来画风比谁都魔性,的那种,青少年。


微草中药堂,挂牌三十九年,和改革开放的时间都一样久,是王杰希师上传下来的铺子。


实际上算上他也就三代。


他还没开始坐堂的时候就被师父林杰夸有老中医相,被方士谦笑到方士谦退出医药界准备下海。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王杰希本来安安分分地看着诊,平平淡淡地过着有病则医无病则逗鱼喂鸟烧药炸炉等等清淡悠闲的生活。


一切的渊源都源自于对街“蓝雨大药房”的开业和隔壁“兴欣诊所”的开诊。


王杰希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蓝雨大药房门口的加大型号的扩音器里循环播放着黄少天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宣传吆喝。隔壁的兴欣开诊送笔送牙刷送饮料,这么多年来王杰希也是头一回见。


当王杰希拿着串门时被叶修热情相赠的五毛圆珠笔和二块五的牙刷来到对面找喻文州时,一切的孽缘就开始了。


如今的王杰希只想打断自己去串门的腿。


03.


喻文州开的是主西药辅中药的药店,除此以外各类医药用具也都齐全,是那种如今越来越常见的完备型药店,和王杰希的中药铺比起来高端先进得多。再加上喻文州自己是学医药的,长相性格都挺温和,待人接客颇有一套,还是蛮吸引客源的。


黄少天是喻文州发小,但黄少天高中没怎么好好学,人倒是聪明,混了个二本随随便便念念,毕业了就来帮着自家发小创业。认识黄少天的都知道,黄少天一嗓门大,二话贼多,三爱好打电玩网游。现在在喻文州的店里当销售员当得舒舒服服顺顺利利,也是可喜可贺。


黄少天第一次见王杰希就和人看不对眼儿。


当然要看对眼了本文就改耽美向了。


那天他们蓝雨大药房开业大酬宾,喻文州考虑到让他黄少天一直站门口吆喝也不是事儿,就拿了个加大号扩音器让他喊完录起来挂门口循环。


然后就见那浑身都奇怪的大小眼一手拿着圆珠笔一手拿着牙刷,就进来了。


这什么玩意??来砸场子的???就拿支笔拿支牙刷??????????


事实证明王杰希的确是来砸场子的。


王杰希用牙刷猛敲柜台,对着喻文州扯出一个不太和谐的微笑,“麻烦您把喇叭关了行吗,影响人做生意了。”


“影响你什么生意啊!”黄少天嘴快道。


王杰希用圆珠笔对着对面自家中药铺遥遥指了一下。


喻文州笑道,“原来是同行,幸会幸会。不过这段时间我和少天来这里看地段时也了解过,去您那的多是熟客吧?若是熟客,我看您也不必担心流失客人的问题吧。”


王杰希表面沉默冷静,内心疯狂咆哮:就是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大嗓门儿把我的熟客都轰跑的好吗!!


黄少天看王杰希沉默下来,他就不甘心继续沉默下去了:“嘿你这个人蛮有意思的啊,这什么年代了还穿个大长袍,开个中药铺还端个文化人的架子,你怎么不留个大长辫儿啊?”


“少天。”喻文州皱眉眼神示意黄少天,黄少天揉揉鼻子撇了撇嘴。


原来就是你这个大嗓门儿啊。王杰希面无表情,甚至十分冷漠。从小的礼教让他克制了和人理论的冲动,秉着北京人爽直的性子吐了几个字“多注意吧您。”转头就回对过自家药铺了。


04.


“唉,王大眼欺负人呐。”


叶修此刻瘫着靠在椅背垫着的阿狸靠垫上,毫无一个诊所医生该有的形象。


这是王杰希第五次听叶修喊他王大眼,还是忍不住跳了跳眼皮。


“你这涉嫌污蔑了吧。”


“哪儿!”叶修直起身,也还是改不掉一身懒散劲儿,“你看你王大眼,会看诊会抓药,没病还能看相算卦,哥都没你能耐。哥这兴欣诊所算是比不上你的土药铺了。”


“什么土药铺。”王杰希瞪眼,“还有谁说我会看相算卦的。”


“黄少天。”叶修毫不迂回直接供出某人。“他说你说文州有劳心之相,命中有不可避免的残缺。”


“你什么时候和对面弄得那么熟了?”王杰希疑惑。


叶修露出不堪回首的痛苦表情,“你以为我想?那个黄少天头一天来我这儿就不把自己当生人,现在几乎是每天必来光顾,连我这儿老病人都和他聊熟了。”


王杰希表示同情,给叶修倒了壶自己亲手煮的茶药汤。


05.


那一天,人们重新回想起城管和派出所所带来的恐惧。


王杰希被拘留了。


黄少天要笑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行了行了,笑够就差不多得了,我这儿是小诊所不收精神病人。”叶修颇嫌弃地绕远黄少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你知道、你知道拘留老王的警察怎么说吗?”黄少天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还要坚持擦掉笑出的眼泪爆王杰希的糗。


“……”


“警察说,王杰希给人看相,宣传迷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拘留十五天妈呀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不笑死你。”叶修面无表情,甚至有些冷漠。


“这种时候我们不应该以别人的苦为乐,一起嘲笑那个王大眼吗?老叶我告诉你这回可和我没关系啊,我这次可是安安静静地只当了个吃瓜群众!”


就你还安安静静地。叶修无力地翻白眼。让黄少天自个儿笑死去吧。


06.


然后黄少天做了王杰希在拘留所的小伙伴。


黄少天还记得那是个明媚的下午,他高高兴兴去上班,就被送了张罚单。


说他扰民。


倒是没毛病。


然后他亲爱的发小,他的好老板,亲自将他送上了警车。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抱歉,少天,药店不能没有我。”喻文州表情十分沉痛,十分诚恳到位。叶修在一旁憋笑。


于是此时此刻的黄少天在被王杰希嘲笑的同时终于体会到了风水轮流转的滋味。


——fin?


然而本文作者是不会甘心本文就这样结束的。


嗯。


叶修同志也进去陪他那两个亲爱的小伙伴了。


警察叔叔是这么说的:


“你涉嫌非法营销,还有无证经营。”


听起来罪名最为深重,并得到了黄少天的嘲笑。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07.


至此,荣耀一条街四大天王(黄少天自封的),硕果仅存喻文州。


可喜可贺啊。


“所以王杰希你到底有没有给人看相??”


“有。”


“????????????????????”


08.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没有月亮,几颗星子零星散落在天幕上。是个适合喝啤酒吃炸鸡撸串儿,谈人生谈理想谈诗词歌赋的好时候。


王杰希跟着身边三个损友,大半夜没有一点形象地蹲在马路牙子上捋上袖子啃串儿。


“听说老王你那药铺房铺在你名下啊,那你不如干脆把铺子卖个好价钱,也好过你一个人在这儿守着那几个若有若无的熟客吧。”这是吃饱喝足的黄少天,吃饱了撑的要争当小聪明蛋儿。


喻文州和叶修也看了过来,嘴唇上都还闪着油光,王杰希一个没控制住把嘴里最后一口肉喷了出来。


王杰希有些可惜地扔掉最后一根竹签子,拍了拍手,忽然就笑起来。


“这样就挺好。”


眼睛里盛满星子映下的光。


——真·fin



渣新渣笔,本来是想写叶叶的生贺但又没有合适的脑洞emmmmmm还是感谢您的阅读!希望看得开心!

不知道叶叶生日时有没有机会再上来,提前说一声生日快乐吧qwq

评论(3)
热度(28)

© 李特儿汉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