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特儿汉桑

江间一斛月,拂却半身尘。
头像本人,高三狗了解一下
文粮段子重度依赖症患者 /没动力的高中狗 /叶修楚轩亲娘
今天依旧只能用老人机 /今天依旧只能在纸上自产粮自吞

我,叶修,给大家表演一个相声

刷卷子之余的激情一发。大家中秋快乐呀!

列位看官观看之前须知,本文是有感而发,可能和我很喜欢的太太的文里一些设定上有些雷同,但绝对不是抄袭和借鉴!!

*内含大量私设预警!!

 

那么,开始正文?

——

 

 

“都是祖师爷留下来的东西,不能说扔就扔了。”

 

叶修仍是那一身旧麻长袍子,坐在桌边一手搭桌一手扶膝,微微低头看着桌上一碗凉了多时的茶水,碎茶叶在薄绿的茶水中悠悠浮沉。

 

要不是今儿个陶轩揭开了面儿说,他也没去细算,左右登台至今,竟也已十年了。

 

竟已十年了啊。他不由瞥了眼手边的一把纸折扇,那是他初登嘉世台子时陶轩相送的,特地请了一位沾亲带故的师爷提了字的,正写了“进德修业,不辱尔道”八个大字。同样的扇子苏沐秋也收到了一把,只不过没带着折扇上场过几回就发意外,车祸,走得干净。留下一个亲生的妹子,算是同叶修相依为命了。

 

说来还是庆幸和感激的。若没有陶轩当年扶他一把,给他做场子,生活上也时不时帮衬着一二,叶修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否挺过去那段日子。他们说相声的,吃饭是靠嘴上手里头的活儿,可现如今不像当年祖师爷走街串巷席天背地地就可当台子,观众听相声都只愿意听园子里头的。叶修既没个园子也没个台子,他一个人可以去给人跑腿子做散工勉强过活,可沐秋那没十几岁的妹妹沐橙怎么办呢?

 

日子长河一般蜿蜒绵长,十年也就这么过去了,倒也没有什么唏嘘遗憾的,唯有苏沐秋,那个本应是圈里最璀璨的明星,那个十几岁的少年天才,却在长河中失足消逝了。然而那时最初的模样,总还能时不时地浮上来,历久弥贵。

 

叶修抬眼看向面前的青年人,那张脸比最初的模样沉稳成熟了不少,额上眼角已积上了岁月的刻痕。他已经很久没和对面这人像几年前一样推心置腹大聊特侃了,也很久没像现在一般面对面打量对方。那种陌生的感觉,似乎也并不是错觉。

 

“你和刘皓的想法我明白,但我不会同意。在这上面,我不会妥协——你是知道的。”叶修看着陶轩的眼睛,字句清晰板正。

 

“饭碗是从祖师爷手上传下来的,根儿不能忘,丢了就是在丢祖师爷的饭碗,那叫忘本,叫忘恩。”

 

是了,在他们这个行当里,最鄙弃的就是忘恩,最忌讳的,正是忘本。

 

陶轩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这是讨好观众的一种手段,也不说一定让你全丢了旧的去,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难听。你这个人明明……怎么在这上头就这么死板不开化?”

 

叶修点点头,平静道:“我理解。刘皓和你谈过吧?我也不多说,话都在这了。

 

刘皓想做逗哏,这几年我一直压着,他觉得做捧哏讨不着观众的好,一直对我不服气,台上侃他也侃不得,这几个场子都演砸了不是?

 

他一门心思要学什么流行脱口秀,我拦不住。陶哥你赞同他的做法,我也拦不着。这演出呢,刘皓实在不愿意和我搭,我强拉着他说,对我对他对嘉世都不得好,既然如此,不如我自行退出,不再拦您和刘皓的路,也不用嘉世去背忘恩负义的锅。”

 

许久,陶轩沉着脸,心里却升起一阵莫名的畅快,他点头答应了。

 

叶修入行当十多年来,刚入时什么样儿,现在从嘉世出来还时什么样儿,没什么包袱。跟苏沐橙知会一声,也没让小姑娘大晚上地出来陪着,推开嘉世大门,手揣进长袖里端着,就这么随意地踏入了夜风里。相声园子傍着西子湖,他就绕着湖慢悠悠地转悠,和绕湖夜跑的人对比显得格外格格不入。

 

下雪了。

 

 

 

 

从前他和苏沐秋便是天天一大清早跑到西湖边上练功,他们俩人就一辆破旧单车,有时候还要带上小姑娘苏沐橙,两个大男孩轮流骑车带着妹妹,另一个就跟在骑车两人后头吭哧吭哧地追跑,充分体现生活之艰辛之不易。你载完我我载你,日子就像单车轮子骨碌碌地快活地滚过。

 

那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就已锋芒初露,十五六岁的年纪就初次登台。还记得第一次找场子,仍有不少酒楼茶馆还会时不时请几回说相声的撑场子,但没几个信这么点儿大孩子就能把客人给逗乐的。直到二人遇到一位姓陈的资深票友叔叔,开了一间兴欣茶苑的,他家女儿也是个打小被培养出来的资深小票友。陈叔叔揉了揉苏沐秋的头说,来我这说吧,说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家女儿不比你们大多少,她很喜欢听相声,我相信你们的相声她会喜欢的。

 

是的,姑娘很喜欢他们的相声。两个十六不到的少年,套上灰布大长褂,那股嫩生生的新鲜劲儿真是挡也挡不住。说相声不重皮相,可两个白嫩生脆长得极为讨喜的小伙子捉对说相声可就十二万分的稀奇了。这也是两人没有拜师,学的野路子,不然怎会有大方师父允许他们这般浪费资源。

 

瞧那袖子一抖,惊堂木一拍,在台上站定了,开口是少年刚变过声却不显哑沉的嗓音,活泼而清亮,一方俏皮胡侃,一方始终能平稳地接好包袱反翻包袱,竟还十分像模像样,更引得满堂喝彩。

 

那姑娘梳个马尾,就悄悄趴在台边上,眼睛始终亮亮地看着台上的两位少年。

 

待两人演完,她拉着父亲去找他们,认真地和他们说:“你们讲的真好。我叫陈果,你们呢?”

 

-tbc-

太太的相声小品文吹爆!指路→《荣耀相声联盟》

一直很想写有关相声的东西,这两天看相声看得真的控制不住码字的手了。

本来想肝短篇,但看了一眼开头,嗯……

评论
热度(3)

© 李特儿汉桑 | Powered by LOFTER